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新闻搜索
 
 
雷夫回答中国教师最想问的20个问题(2)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4-03-21 06:02:1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教师提问: 十一、在中国,对教师更多强调和要求的是“术业有专攻”,像您那样一直在小学教同一年级的孩子,在中国是很少见到的。请您评判一下,始终在小学同一年级任教,对教师本人的教学经验乃至专业化成长是利大于弊,还是弊大于利呢?

雷夫?艾斯奎斯: 首先我不是只教一个年级的,我开始只是一个幼儿园的老师,那时候非常喜欢做这件事情,我喜欢小一点的孩子。之所以他们把让我去教五六年级,是因为这些孩子非常守纪律。我知道这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,就是老师从这个学校调到另外一个学校、从这个年级调到那个年级。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例如如果一个人是非常好的心脏手术大夫,两年之后也不可能变成一个脑部手术专家。所以,作为一个专家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坏处,而且我也很喜欢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不过,我周六会和已经毕业的学生在一起,我不是只跟五年级的学生在一起。面对不同的学生,让我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观点,对教学总是保持一种新鲜感。其实我也说过,我每年都会尝试一些新的东西,做的不是一样的。即使我是教同样一个年级,我每年做的事情都是不一样的。

教师提问: 十二、在任何国家、任何时期、任何学校,都会有所谓的“好学生”和“差学生”,一般来说,教师对待“好学生”都是觉得好管理、好教育,但对于那些“差学生”却非常头疼。请教雷夫老师:对于那些行为习惯和学习习惯不好的学生,能为我们提一些好的建议和办法吗?

雷夫?艾斯奎斯:很多时候,那些差的学生到了我这里都是有一定原因的,他们为什么是差的学生呢?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由于家庭的缘故,或者他们以前有过不是很好的老师,我觉得这不应该让大家觉得对这件事情很失望,我也不会对他们比别的学生有更多的照顾,反而大部分时间我给他很少的照顾。明天我会给大家揭示这个秘密,我对差的学生反而不关心、我对最好的学生也不是很关心,我只是对中间的学生有很多的关心。

 教师提问: 十三、我在教学过程中碰到过这样的情况:在讲台上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自己精心准备的教案,而孩子们却完全不理会,各玩各的。无论您怎样声嘶力竭地希望得到他们的注意,可下面的“小观众”依然不买账,甚至越发猖狂。很想知道雷夫老师您在教学过程中有茫然无力的时候吗?对自己有过怀疑的时候吗?

雷夫?艾斯奎斯: 我对我自己总是有怀疑的。但是在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之后,我失败的几率就相对少一些。即使有的时候老是觉得那些学生都在吼叫,当你的孩子在那边吼叫的时候,说明你的教学方式是不对的。每一节课之前,我都让这个孩子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学这个课。我从来不会说打开你的书、去做你的数学作业,我会告诉他们今天学分数,我会先让我的学生告诉我为什么他们要学分数,我告诉他们在以后的生活当中为什么会用到分数、有什么作用;我告诉他们,我平时在生活当中是怎么运用分数的,然后就打开书进行学习。如果一个课程设计是合理的,学生在学习之前了解学习的重要性的话,就不会有学生不好约束的情况。

人们总是问我,雷夫老师,你是怎么控制你的孩子的?这也是我的答案,不要想办法去控制你的孩子,我教会他们怎么自我控制,这是我下午要给你们讲的那六个阶段。刚才我跟洛杉矶的学生们通过邮件,那边正是星期一下午很晚的时候,孩子们过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一天,孩子写信跟我说没关系,我们一点也不思念您,说你不用回来了。这对我来说,我认为这是成功的。

教师提问: 十四、在当今改革开放的中国,中西文化正在逐步融合,“以人为本”的教育理念也越来越深刻地影响到中国教育界,关注学生的成绩,更关注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,逐渐成为一种共识。那么,作为一名校长,如何办好一所学校,特别是如何办好类似“56号教室”那样的一所“56号学校”,您能否给予一些指导呢?

雷夫?艾斯奎斯: 我很乐意帮助你,我知道一些非常优秀的校长。第一点是,假如您是校长的话,我认为您应该花一些时间在一线做教育工作。假如你想要做一个好校长的话,必须首先了解作为一线的教师有什么问题。之所以广大的教师听我建议的原因,是因为我至今为止还是一位教师。作为校长来说,假如老师有一个比较荒谬的想法想实施的时候,你关注一下,也许就是一个很好的主意。我们的校长就是一个很热心的人,他很喜欢我这些荒谬的想法,因为他从来不会想控制我,他只是希望他的学生们能成功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现在我也请求各位校长,所有的学生都要学习音乐。当你教一个学生音乐的时候,不要只学一种乐器,我的学生学的是各种各样的,所以我教的他们是音乐家。如果作为校长来说,我的建议就是听听老师的想法,做一个老师。当有一些很荒唐的家长找来的时候,一定要为你的老师辩护,因为你的老师需要帮助。

教师提问: 十五、“过程就是一切”,这是雷夫老师的观点,但是,在中国这个极其重视结果的国度,有着“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”的根深蒂固的思想,请问雷夫先生,针对中国国情,您如何看待您提出的“过程就是一切”?

雷夫?艾斯奎斯: 我以我的经验告诉大家,在我的教室里面是怎么样的。在一年中,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做戏剧演出,我们做莎士比亚戏剧有三个小时的演出,我们做得还非常专业。在所有的辛勤劳动之后,在最后一晚我们不会举行派对、也不会举行庆祝,我们做这个莎士比亚戏剧就是派对。在最后一晚,当这些学生派对的时候,最小的那一个拿出来一个标志,告诉大家我们明年会演什么样的戏。我们第二天就对第二年要演的戏进行演练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当我们去华盛顿旅行的时候,我们是在年中去的,我们也不会把它当作一个很特别的活动。只是把我的56号教室从西海岸搬到了东海岸。我和我的孩子总是这样讲,我们对成绩没有任何兴趣,我们重要的是学习这些内容,而不是为了考试而去考试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我们只要学的好、肯定就考的好,为了考试而学习是没有意义的。这些事情应该在教室里反复跟学生说,学生才会意识到过程比结果更重要。如果我们学一首非常难学的歌曲,我们不会说今天我们要学会这首歌,而是学一小部分,一点一点就会学会全部,我们会花好几个月的时间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当我们排练时,会问这些学生,这首歌我们学完了吗?我的学生总会说:不,我们没有学完。即使他们已经演奏得很好了,他们还觉得可以演奏得更好,因为学生知道这是学无止境的,他们不会为了考试而去准备。我从来不会告诉他们,考进大学就是最终奋斗的目标,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

教师提问: 十六、对于教育来讲,全社会关注程度都很高,任何时候都会存在批评和质疑的现象。但只是一味地抱怨和指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最为重要的是改变我们所能改变的。请您谈一谈如何在中国现有的考核制度下、在学生繁忙的课业学习中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,尤其是在高中阶段?

雷夫?艾斯奎斯: 高中的阅读对孩子们非常重要,我每个周六都会跟高中学生在一起阅读,这是一种办法,但不是唯一的办法。我们不能给高中生一本书,期待他回家就会读,有太多分散他们注意力的地方。我让孩子对阅读有兴趣是因为我和他们一起阅读,当我们一起阅读一本非常好的书的时候,我们只有一本书、并且轮流读。所以,雷夫?艾斯奎斯老师和学生们同时阅读这本书,包括每一页、每一个字。我们读书不光是读书,同时也有对书的讨论。作为一个读书模范来说,我是最好的。他们对我的信任感也非常强,因为他们有和我在一起共同阅读的时间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观察过我的人总是说:“你阅读的材料都很好,但是花的时间很多。”我总是说,对,当然要花很多时间,因为成功无捷径。所以,花时间和他们一起阅读是最好的办法。

教师提问: 十七、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学校教育班额比较大,“因材施教”基本上做不到。所以,大多数教师研究的是普适性的教学方法,学生接受与吸收肯定会有差异,如若个别学生没学好,一般归结为学生自己的问题,是学生学习不用功,学生要自行改善。对于这种情况,您能出谋划策,让中国教育中的“因材施教”得到具体落实吗?

雷夫?艾斯奎斯: 对这些学生进行帮助我做了两件事情,之前播放过的视频里可以看到那里面有大概70个学生。当我教数学的时候,有的学生成绩好一些、有的学生成绩差一些,他们差距相差非常大。我总是让这些差的学生和好的学生坐在一起,这样就让那些学习差的学生知道,假如他们有问题的话可以很快地得到一些帮助。同时,对这个好的学生也有一个启迪作用,觉得他们自己可以做得这么好。当然,有一些成绩差的学生总会成绩差,但是他们不能够找这样的一个借口说: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在我的教室里有这样的一个概念——每一个人都很重要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每一个学生都对这件事情非常积极,假如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,他们就会提供帮助。因为我们有很多艺术课程,也有运动课程,需要他们有团队合作精神。这种团队合作的精神不光在艺术排练、体育运动中表现出来,也会在其他的课程中表现出来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所有学习差的学生们,他们都知道假如需要帮助的话会有帮助的。我们不能只是这样说一说,每天都要付诸实践。所以,一些学习功课差的学生,我对他们有信任,而且每年都会有这样的情况。

教师提问: 十八、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成功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,但现在我们的教育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还受家长要求的影响,面对和您不同教育理念的学生父母,教师应该怎样与家长进行有效的交流沟通,并取得他们的信任?

雷夫?艾斯奎斯: 当然,我每次都很听家长的话。但是在我的教室的话,就必须按照我的原则来做。举一个例子,今天早上给大家讲了一下教室里的制度,每一个家长都非常热爱我的金钱奖励制度,它教给我们学生怎么能够对自己的钱有责任感。但是有一年,有一个非常生气的家长找到我大吼大叫,他说金钱并不重要,他不希望他的孩子将来担心金钱。我说可以啊,所以这个孩子就没有参加到我们这个金钱奖励制度的游戏中。孩子回去就告诉他妈妈,他又回来告诉我,我说我必须要听你妈的,你妈是我的老板。就像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不会有争执,我也从来不会和家长们争执,因为这件事情会浪费我的精力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去年有一个学生偷东西,我把他的妈妈叫过来告诉她,他妈妈说大家都在偷,不只我的孩子一个人偷。我说我已经尽力了,但我不能带他去华盛顿,因为他有可能会偷东西。假如这位家长不同意我的教育理念,他的孩子就不能参与我们的课外活动。

  教师提问: 十九、有人说,中国的孩子负担和压力是很大的,这种负担和压力来自诸多方面,包括社会、家长、学校和老师。假如您是中国的一位教育局长或是一位校长,您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当遇到困难和阻力时,您又会如何去做?

雷夫?艾斯奎斯: 我同意,现在的孩子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。我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每天中午都跟我的学生吃午餐,很多老师没有机会去了解他们的学生,很多老师唯一和学生交流的时候,就是学生问他们问题,跟他们吃午餐的时候,这些学生就会和他们交心,告诉他畏惧什么。我对他们的观点总是非常尊重的,当这些学生给我讲他各种各样压力的时候,可能是来自他们家庭、老师、其他同学那里的压力,他们自我感觉非常释放,因为他们有机会去跟其他人讲这件事情。当他们和别人交流的时候,发现别的孩子也有同样压力的时候,就觉得自己不是孤立无援的。所以,我教孩子解决压力的办法,是我尊重孩子。

教师提问: 二十、当在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中遇到困难和挫折时,您依然会对教师这个职业充满强烈的信念吗?能告诉我们您的教育教学信念什么吗?您是如何一如既往地保持工作热情的?

雷夫?艾斯奎斯: 我希望你们不要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愚蠢。有一次,我就快放弃的时候,那是1992年,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差的一年——我得到全美最佳教师奖。那时候媒体报道说我是一个天才,说我是圣人,说我有能力去拯救每一个学生。这些报道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,因为我知道我感觉自己总是很失败,但他们不知道。

雷夫?艾斯奎斯: 这时候我聪明的爱人告诉我,小的时候我也读过这本书,但是我读的时候并不了解,这本书叫《去杀一只知更鸟》。讲的是一个白人律师接到了一个案子。了解案情后,他决定去替犯罪的黑人辩护,他认为这个黑人是无辜的,但是很不幸的是,在这个城市里面是有种族歧视的。这本书其中的一个环节让我的人生有了很大转折。在审判开庭前,白人律师的小孩问他一个问题:我们能赢吗?他爸爸说不会,但他还是要进行辩护,即使他知道接下来肯定会输。

 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 常州市北环中学